生活指南 > 财经 > 产品 > 信托 > 300亿涉煤信托可能涉险 华融首当其冲

300亿涉煤信托可能涉险 华融首当其冲

分享到:
2013-6-7 13:44:18

李新江

  煤炭行业裹挟的巨额信托融资,因为煤炭遇冷而面临危机。

  煤炭黄金十年曾成就了无数亿万富豪,至今,许多“煤老板”已经穿上西装,成为至今在国内颇有影响的民营资本。但是随着煤炭持续遇冷,留给山西、陕西、内蒙和新疆等省份自治区的极有可能是煤炭产业链条的烂尾和资源开采遗留给环保部门的一地鸡毛。

  在席卷整个西北地区的煤炭整合中被淘汰的“煤老板”们或许会暗暗窃喜,留守者依托政策支持通过大量融资构筑的金融生态,随着煤炭市场的进一步恶化而岌岌可危。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年末,到期兑付的“涉煤”信托达到70只左右,这些信托由于多数以煤矿作为抵押物,在煤炭价格遇冷的背景下,一旦融资方资金链出现断裂,动辄数十亿的抵押评价值可能成为空头支票。

  其中华融国际信托仅在新疆乌鲁木齐募集的至少22款(系列产品分算)“涉煤”信托产品就面临集中兑付,规模达到60亿元左右。加上接下来的2014年,这家公司到期兑付产品数量总数至少达到60只上下。同时,中诚信托、吉林信托、长安国际信托、天津信托和中铁信托等面临的兑付压力同样不容小觑。

  华融信托首当其冲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华融国际信托目前今年年内涉及到期兑付的“涉煤”信托达到22款。

  这些信托产品多数在2011年和2012年成立,彼时西北地区煤炭整合大幕已经拉开,“涉矿”是彼时信托最为热衷的投向之一。这些产品多数存续期为1.5年-2年,今年下半年成为到期兑付的密集时点。

  华融国际信托2012年和2013年成立的一些信托产品则将在2014年兑付,这些产品的数量也将达到至少有35只。如果煤炭行业难以转暖,这一类产品的融资方由于资本依赖度过高,或因为市场的不景气资金链更为紧张,而使得相关产品的到期兑付遭遇危机。

  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在重组新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基础上于2008年5月19日设立的,华融国际信托的主要“涉煤”业务融资多在新疆乌鲁木齐市,项目投向广泛,遍布山西、陕西和新疆等多数能源省份。

  日前成都蜀城货运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将新疆煤矿龙头企业广汇能源(20.14,0.17,0.85%)(600256.SH)的煤炭经营不景气曝光,与此同时,个别产煤省份开始实施自我保护的“煤电互保”等政策,作为煤炭输出省份的新疆遇到的压力显然不容小觑。

  按照蜀城货运人士提供的资料,由于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市场需求问题,目前造成柳沟煤场存煤增加、卸煤车辆排队严重。与此同时,来自广汇的数据显示,旗下柳沟煤炭库存量已达到81万吨,也反映出新疆本土煤矿的一个生态细节。

  广汇系是华融国际的主要融资方之一,1月31日成立的华融·广汇汇通租赁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向广汇集团提供了20亿元的融资额度。尽管抵押物并非旗下煤炭资源,但是煤炭资源持续遇冷,或将对广汇集团的现金流量带来不容忽视的压力。

  统计数据显示,华融国际的多款濒临到期的信托投向主要集中在宝山煤业、伊化矿业、和谐煤矿、正诺矿业、宇生能源、弘源兰炭和路鑫煤炭等涉煤企业,质押物多数为矿山资源和涉矿企业股权,因此抵押物的价值对煤矿行情依赖度较高。

  比如金牡丹·融丰系列信托计划就包括多期产品即将到期,这一系列产品的规模达到十数亿元,而抵押物中,和谐煤矿100%股权评估价值约为10.64亿元,祥荣煤矿100%股权评估价值在8.3亿元左右等,以及不少关联方作为信用担保。

  2012年以来煤炭行业持续遇冷,这些项目均在2013年下半年到期兑付,但是随着煤炭行业遇冷,这一类抵押物的变现能力难言乐观。相反在这一背景下,不少融资方煤炭项目的进展遇冷,现金流可能出现极大的风险。

  另外系列的项目,华融国际信托提供融资的抵押物为能源公司股权质押,以及等待煤矿经营条件成熟后追加煤矿股权作为质押物,这一类项目同样可能因为煤炭行业不景气而遭遇兑付压力。

  煤炭遇冷触动融资钢丝

  华融国际信托只是由于到期兑付的“涉煤”数量最大,而呈现出样本意义。包括中诚信托、吉林信托、长安国际信托、天津信托和中铁信托等面临的兑付压力同样不容小觑。

  前期的煤炭整合风暴中,留下来的已经具备规模能力的“煤老板”,多数动用了极高的资本杠杆进行煤炭整合,彼时煤炭正处在“黄金十年”,粗线条的融资模式在西北地区极为盛行。

  永益数据显示,从2011年起,信托融资在煤炭行业的投资开始呈现指数增长,据用益信托统计,2011年,国内共有36家信托公司参与发行了157款矿产资源类信托产品,发行规模为481.29亿元。与2010年相比,产品数量增加了161.67%,发行规模更是同比2010年上涨了253.92%。“涉煤”产品在其中占据了多数。

  除了涉及信托融资之外,不少煤炭企业还动用民间借贷增加融资杠杆,这从根本上导致了这些融资方在资金链上的脆弱。此前,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的融资方振富集团因为民间融资陷入危机。

  按照中科院某所矿产资源研究室研究人士透露,近年来由于煤炭资源整合并不规范,不少融资方在评估阶段对项目评估价值注水的情况时有发生,加上信托公司对于融资方参与民间融资的行为很多并不知情,甚至不少煤矿企业在融资初期并未厘清矿权问题,使得这一行的风险极大。

  比如广汇系在围绕煤炭产业开展的包括运煤公路、煤矿开发和煤化工等项目,不少均依赖信托融资,产业链条的异动,将造成一系列的风险暴露。

  据本报不完全统计,华宸信托年内到期的“涉煤”产品有4只,吉林信托即将到期的项目有6只,长安国际信托即将到期的项目有6只,中铁信托即将到期的项目有3只,这还不包括信托公司在信托计划目的中语焉不详的产品,此外,如果加上2014年即将到期兑付的项目,这一数量可能将达到160只以上,涉及金额达到300亿元左右。

  而目前信托业面临的是,下一步将鲜有机构愿意介入为信托解围。至今信托公司尚未出现实质性的违约,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或者融资方所在地方政府往往会对所投项目进行风险兜底,但是随着近年来煤炭类信托产品密集进入兑付期,硬性的“接盘”模式或将难以为继。

  造富神话的衰落

  至今为止,“煤老板”仍是民营资本领域颇具实力的群体,无论是“天价嫁女”,还是“房哥”、“房姐”的新闻总能与煤炭行业挂上关系,而不少赚足第一桶金穿上西装、转投他行的,也总难脱掉“煤老板”这个并不被褒扬的标签。

  在过去的煤炭“黄金十年”,流转在京津地区的“矿贩子”十分活跃,彼时,地方政府拿出一个资质并不好的矿山,即可换来数亿规模的资金流入,而承接项目的从来不难找到下家接盘。

  本报掌握的一些线索显示,彼时,河南某知名开发商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其自有资金也投向了涉矿类信托产品。彼时,来自全国各地的资本源源不断的补充西北产煤大省的资本链条,彼时,甚至某大型国企的“关系户”在外热衷于倒煤赚取利差。

  2012年以来,煤炭市场供需迅速发生逆转,煤价一路下挫,景气度由高点直线回落。自此,“煤炭黄金十年”宣告结束。

  “我们从去年开始投资煤炭行业就十分审慎,但是煤炭价格跌幅如此快,如此巨大仍然突破了我们的预期。”5月29日,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包括煤炭销售遇冷,采矿权审批减速,以及调控引导的生产计划削减等应对措施,都将给煤炭企业的经营带来巨大的压力。而在资本市场,包括安源煤业(5.27,-0.19,-3.48%)山西焦化(7.86,-0.09,-1.13%)煤气化(10.30,-0.35,-3.29%)阳泉煤业(11.52,-0.43,-3.60%)等个股表现羸弱,也反映出市场对于煤炭复苏前景仍然存在担忧,煤炭板块则成为近期拖累大盘的主要力量。

  煤炭行业的造富神话和“煤老板”的传奇故事或许会慢慢远去,不过一旦涉煤信托的多米诺骨牌被推倒,对投融资市场造成的冲击或许需要更长时间去抚平。

Copyright© 2004-2013 qd8.com.cn 版权所有. 京ICP备07013039号 京ICP证11041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6908